薪火相傳 訴說對神佛的敬意

分享文章

編碼:00005
單位:阿文師製香工廠
文化:製香
保存人:杜文生
文/邵璦婷 圖/邵璦婷
 
環顧杜文生約十坪大的店舖,堆滿了傳統製香所需要的竹枝、香粉等等,櫃台上依照不同的原料(料香、沉香、檀香)羅列著香枝。
 
問起為什麼製香,他靦腆地說:「那個年代的孩子都很能吃苦,小時候不喜歡讀書只好做工,看到製香好像很有趣,於是跟著師傅學習,沒想到一做就是三十多年!」
 

杜文生位於土城的製香工廠。

 
 
煦煦暖陽風乾信仰 誠心製香致敬神佛
 
店門口,大批剛上完香粉的線香曝曬在陽光之下,那是虔誠與尊敬的代表,即將轉變為一支支和神佛、祖先、好兄弟溝通的媒介。
 
杜文生表示,傳統的製香手法,是先將桂竹裁成一支支細長的竹枝,不同信仰或習慣有規定的長度,例如一貫道拜一尺長的線香,拜祖先及好兄弟是用一尺三的線香,而一尺六以上的只能用來拜神明。
 
竹枝曝曬幾天後,再由有經驗的老師傅裹上香粉。首先將一大把竹枝拿在手上,沾水之後快速放入盛滿香粉的大圓篩中,用手腕的巧勁讓沾了水的竹枝在香粉中翻滾,每一支香都必須平均裹上粉,卻又不能因此濕黏結塊,否則香會因表面的不均勻、不平整,在燃燒時熄滅。
 
巧妙的手勁加上經驗老道,杜文生將一把線香均勻裹完粉大概只需要半分鐘的時間。「展香」和「掄香」是整個製香過程的精髓,杜文生在當學徒的時候,也是跟著師父學了一年才能夠不拖泥帶水地完成。
 
平均裹完香粉的竹枝,必須鋪平攤開在香架上,通風和日曬晾至七成乾,再將香腳浸至紅色顏料中染色,稱為「染香腳」,最後再經過一次曝曬及挑選,成為平時拜拜所使用的線香。
 

杜文生將沾好水的竹枝在香粉中翻滾,使竹枝都均勻的裹上香粉。(照片提供:杜文生)

 
 
傳統製香受衝擊 新時代願景展望
 
「如此複雜且需技巧的傳統製香工法,年輕一輩不太喜歡學,會的人也越來越少,」杜文生嘆,中南部或許還有較具規模的製香工廠,但北部已經找不到多少會製香的師父,傳統技藝流失的速度令人擔憂。
 
過去,杜文生自己開工廠,做好香後再一批批賣給香舖,讓香舖販賣給宮廟及一般消費者。然而,民國九十年代,台灣開始大量進口便宜卻添加許多化學香精、助燃劑的劣質大陸香,重創台灣傳統製香產業。
 
北部製香業因受不了外來香低價競爭而停擺,杜文生的工廠也在那段不景氣的時間受到波及,原本一天高達六百多斤的製香量,在大陸香進口後只剩下不到三百斤,撐不了多久也歇業了。
 
但杜文生始終相信,就算不賣給香舖,也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賣出有品質保證的好香。
 
直到六、七年前,網路媒體越來越普及,杜文生決定東山再起,在網路上架設自己的賣場,他用心經營,堅持不混雜便宜外來香欺騙消費者,並教導消費者如何判斷香的好壞。經過多年的努力耕耘,加上親自監製的好品質,生意隨之蒸蒸日上。
 

杜文生向我們解說製香產業的變遷。

 
 
 
小撇步辨別好壞  教育消費者不遺餘力
 
至於如何辨別傳統製香和化學製香?杜文生示範,首先,將香點燃後,傳統手工製的香,香灰不到一公分就會自動掉下來,而化學製的香則能燒到兩公分以上仍不掉灰。
 
其次,香灰觸手,傳統香只有淡淡餘溫,可是化學香灰的溫度卻是能燙傷人的。「賣香是秤斤賣的,因此許多工廠在香中添加石灰,讓香的重量增加,賺取較高的利潤。」杜文生解釋,添加了石灰的化學香,香灰溫度高,在落灰時有燙傷人的危險。
 
杜文生也提到,傳統製香的香粉是由中藥調製,每一家製香廠的香粉配方都不同。由中藥調製成的線香,燃燒後的香氣溫潤不嗆鼻,使人放鬆,而化學製香則是添加化學香精,不僅味道刺激,燃燒後甚至會產生有毒物質,對人體傷害極大。
 
這幾年,市面上越來越多不健康的化學香,杜文生不僅在顧客購買時,教導消費者如何辨別香的好壞,更會在網站上撰寫許多香品小知識,為的就是希望消費者不致受騙。
 
 
神聖志業  莊嚴製香不馬虎
 
香舖中,裊裊輕煙揚起,混合檀香及中藥材的香味彌漫在空氣中,氣氛莊嚴而令人安心。「學製香,就是跟神明有緣,要進奉給神明的東西可不能隨便!」杜文生對製香產業的誠心溢於言表。
 
傳統製香手藝融入了製香師的誠心與祝福,祈求每個祭拜的人平安順心。走出杜文生的工廠,期望這樣的精神及手藝能夠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經染香腳過後的香,需在太陽下曝曬後才能成為我們平常使用的線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