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中遁入空靈,她在中國最古老的舞蹈中找到真我——陳玉秀的雅樂舞奇想

分享文章

編碼:00078
文化:雅樂舞
文/王亦信 圖/林紋琪提供
責任編輯/邵璦婷

 

「身心的感覺無法用言語表達,因此才會有藝術存在,舞蹈是中國最古老的藝術,雅樂舞則是中國最古老的舞蹈。」古樸肅穆的音樂中,這支以身體為中心軸的謐靜舞蹈,森嚴中寓靈動,蒼勁中見秀雅。

 

四十年前邂逅雅樂舞,陳玉秀便一發不可收拾的一頭栽入,她是台灣推動雅樂舞復興第一人,她創造出透過雅樂舞了解身心動態的方式,可以幫助緩解身心問題。雅樂舞內化到她的身體裡,成為她向內探尋生命的窗口,而她更是不遺餘力,將這支中國最古老的舞蹈傳授給世人。

 

陳玉秀多次開班教授這個古老的舞蹈。/圖片來源:林紋琪提供

 

在舞中進入另一個時空 探索雅樂舞的奧妙世界

 

陳玉秀從六歲半就開始學舞,從小展現出極強的舞蹈天份。長大後她沒有聽從父母的要求學商科,而是考進中國文化學院舞蹈音樂專修科,她什麼舞都學,也什麼舞都會跳。1973年,她以文化大學的交換學生的身份去到韓國慶熙大學,才真正遇到了她此生摯愛——雅樂舞。

 

從韓國學成歸來數年後,一天陳玉秀在練習雅樂舞,伴隨著靜謐的鼓樂,她慢慢地沉浸在這隻舞蹈中。猛然間,她發現自己「不見了」,只覺得自己眼前出現一條寬闊的路,卻感受不到原先自己的存在,仿佛是進入了另一個時空,只知道自己還在不斷地跳舞……如夢初醒後,陳玉秀明白,自己是在雅樂舞中入定了。

 

那次的經歷讓陳玉秀倍感震驚,開始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她閱讀大量雅樂典籍、宗教、存在主義的書,開始解構雅樂舞的身心元素,並成功重組還原,建構出一套完備可行的訓練原則與動作方法,並開始把雅樂舞的身心放鬆技巧教給學生。

 

後來,文化大學出現了一堂特別的體育課「放鬆技巧」,這堂課的評分標準是:睡越熟,越高分,女同學在上這堂課時還要卸下鋼圈內衣,穿著運動型內衣。這堂課的教授就是陳玉秀,她將從雅樂舞學習到的放鬆技巧獨立出來,因為雅樂舞的特性是根據人體結構,自然發展出的放鬆舞蹈,可讓人尋回應有的正確姿態。

 

學期結束後,陳玉秀收到一張卡片。原來是一位患有憂鬱症的學生,在上了這堂課之後,睡眠改善了很多,不需要吃安眠藥也可以入睡。這樣的情形並非個例,她陸陸續續得知不少學生在學習雅樂舞後,身體機能出現顯著功效。

 

陳玉秀有許多學生透過學習雅樂舞,身體機能出現顯著的改善。/圖片來源:林紋琪提供

 

1997年,陳玉秀開始在振興醫院復健科的雅樂舞社擔任指導老師,這些醫護人員態度嚴謹,學舞一板一眼,用了半年的時間就大致掌握了系統的雅樂舞。1999年,陳玉秀向文化基金會申請經費,帶著振興雅樂舞團前往國家實驗劇場表演,「在當年轟動一時,我們的票一下子賣光了」回憶起當年,一景一幕陳玉秀仍歷歷在目。

 

台灣推廣雅樂舞第一人 願更多人從中受益

 

「台灣人一直在學習的所謂傳統舞蹈,其實都是從經濟社會中提取出來的支流」在陳玉秀看來,雅樂舞才是真正主流的傳統舞蹈。多年來,她出版《雅樂舞的白話文》、《雅樂舞與身心的鬱閼》多套書籍,到各地演講以及開課,希望更多人學習雅樂舞,從中受益。

 

陳玉秀說,雅樂舞是中國最古老的舞蹈,其歷史可追溯至周朝。在西周,周公親自制禮作樂,完備了雅樂的體系,把音樂、舞蹈與宮廷禮節、郊廟祭祀等宗教活動相結合,用以教化貴族的生活與禮儀,首次開啟「雅樂舞」的先河。

 

而雅樂舞所使用的音樂,更是完整無缺地保存了古代音樂的美感,其譜曲所使用的樂器有篳篥、笙、和琴、琵琶、太鼓,以及龍笛、高麗笛,都是傳承了上千年的古典樂器,能夠傳達渾厚端莊的意境。

 

習雅樂舞修心性 陳玉秀豁達的人生觀

 

在陳玉秀看來,雅樂舞更加蘊含了古人推崇的「關係」:人與自己身心的關係、他人與我的關係、歷史祖先與我的關係、天地自然與我的關係。她說:「雅樂舞是一種很內斂的東西,態度是謙卑的、內斂的」士大夫就是靠著雅樂,來了解自己的分寸,做官的為官清廉,做百姓的安分守己,陳玉秀說,雅樂舞學多了,物慾也會變得越來越淡。

 

如今69歲的她,早已看淡功名利祿,而是回歸質樸生活,修養身心,「雅樂舞可以讓我面對自己的身心,誠懇的看待自己,這種感覺如人飲水,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