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區裡的繡花師——江燕雪把時光繡進布

分享文章

編碼:00061
文化:刺繡
文/顏麗家 圖/顏麗家、邵璦婷
責任編輯/邵璦婷

江燕雪在自製得木架上示範打子繡,這個孫悟空之前繡得不滿意,現在是第三張。/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在仁德火車站旁的保安工業區,江燕雪家門口擺著小水缸和花草,走上二樓開闊的工作室,翠玉白菜、白虎、牡丹刺繡端正地被高掛牆上,還有一整牆的刺繡書籍映入眼簾。

 

不遠處傳來因修建房屋造成在機器敲打聲中,江燕雪不為所動,帶起眼鏡、喝口茶,然後捻針掐絲、眼神銳利,一針又一針地沉浸在刺繡的密密疏理中

 

打子繡得每個節都要注意,大小必須一致,方向也不能亂。/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朋友一句:「能不能教我」 意外入行十幾年

 

高職時就讀服裝科並且在西裝店打工,江燕雪年輕時就與針線日日相處。當時的西裝多由手工縫製,也因此習得一手好繡工,她笑說:「我拿針很穩,就是打工練過的。」

 

江燕雪畢業不久便步入婚姻,一開始為兒女自製衣裳,用電繡作些簡單裝飾,直到30歲左右,恰巧遇到朋友要學刺繡,「她找不到老師,問我能不能教」於是自己用傳統針法試做,想不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從此開啟江燕雪的刺繡之路,至今十幾年。

 

 

手感的溫度 「就是比較活。」

 

手工刺繡早期應用在生活中,常見於西裝鈕扣、包邊、衣服上的花紋等等,江燕雪說:「農業社會大家比較有空,又為了省錢,所以家家會刺繡。」相較於機械繡使用上下兩條線交織,手工繡只用一條線,扎實也耐用,而且更細緻、顏色變化「就是比較活。」

 

不過電繡車出現後,時間久、成本高的手工繡被淘汰。電繡車由人操作,還存有一絲絲手感的溫度,「同樣一朵花,你操作十朵都不一樣。」到了電腦繡的時代,刺繡成本降更低、品質一致,長得一模一樣,而手工刺繡只會出現在宗教藝品上,像是八仙彩、神明桌上的棹裙等。

 

刺繡技法數不清 簡單分類報你知

 

聊到刺繡技法,江燕雪像是一本刺繡百科,在數不清的技法終,爬梳出簡單的幾種分類。刺繡技法可以粗略的分成平面繡、立體繡和高繡;平面繡指一般在布面上的刺繡,立體繡常見於春仔花等纏繞技法,高繡則是用在宗教用品的膨棉仔上。

 

平面繡細分下去又有纏針法、平針法、釘針法、編結法和亂繡。纏針法可分為三種,一是像鎖鍊一樣一個一個圈起來的鎖針、二是用打結作出很多小球的打子繡、三是像麻花捲一樣的滾針。

 

平針法亦可細分為平針、斜平針;釘針法則是常見在珠繡和宗教用品的金蔥上;編結法有像編織布般的一格一格的網繡等等。

 

另外,還有近年興起、常常用來繡西洋畫的「亂針」。基本原理是用繡線不斷的繡出三角型,也就是三角針法,可以繡「密」繡到畫面全滿,也可以留白繡「虛」。

 

江燕雪親自示範多種不同的繡法,面對已經眼花撩亂的我們,她笑著說:「一開始我也都不會,繡久了,就有心得了。」看著她高掛牆上的作品,多年的投入,讓她融合不同繡法已屆爐火純青之地。

 

人物像細部,手鍊用打子繡,衣服紋理用鎖針。/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立體繡的纏繞技法,早期常見於春仔花,江燕雪用來作一個金黃菊花。/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人物像細部,衣服上的裝飾用編結網繡。/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人物像細部,坐墊裝飾用編結網繡。/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刺繡要有耐心、恆心、決心。」

 

江雪燕說,在刺繡前,必須先決定圖樣和繡法,同一圖樣不同繡法,就會有不同效果,而繡法也會決定繡線的方向、數量等等。一開始可以簡單的在布上打個草稿,先在腦中盤算整幅圖繡的順序之後才起針。

 

江燕雪一邊示範一邊說:「要從後面繡到前面,左邊繡到右邊;後面的景先繡,這樣才會圖樣的層次才會緊密。」果不其然,前後景的大小、顏色深淺都落在視覺上最舒適的位置。

 

而接針更是刺繡的重點,「若接針接得好,雖然顏色不同但可以感覺沒有停頓。」,且不能看見打稿用的筆跡,也不能留下縫隙。「刺繡要有耐心、恆心、決心」每個過程都要謹慎,打子繡的針結大小更要一致,從接針順暢、有無空隙,就可以判別一張刺繡的好壞。

 

刺繡拾的前後順序很重要,這個佛字是最後才繡上去,再補其空隙的。/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無師自通 用完美主藝刺繡

 

為了顏色繡出層次感,老師的櫃子裡放著各色繡線。/圖片來源:邵璦婷攝

 

有別於傳統刺繡,江燕雪繡的不是宗教用品,而是純粹的「繡畫」,一個色塊也不只有一種顏色,她會選擇相同色系的繡線作出漸層,因此一塊布上總是很多針,「最多的紀錄是一次十二根。」追求極致的性格反映在刺繡上,不滿意就重繡,常常一繡就是一個月以上。

 

學習刺繡的過程中,江燕雪幾乎都是自己專研,「只有亂針是跟人家學的」,可惜在上了幾堂亂針課後,很現實地發現老師藏私,只好透過默默端詳學幾手。

 

「老師在繡她的作品時很專心、不會發現,我就在一旁偷偷觀察。」然後瞭解刺繡的收尾其實不需打結,打結反而會讓布背面不平整,要靠「藏針」來收尾。也知道了亂針的原理,是必須用三角針法抓好角度,尋找沒有下針過的空白出針,更不能堆疊、繡十字。習成亂針後,江燕雪又自學打子繡、鎖針、編結繡、立體繡等等針法,甚至繡出了台灣少見的髮繡作品。

 

打子繡孫悟空半成品。/圖片來源:邵璦婷攝

 

到處蒐集髮絲 只為繡白虎

 

髮繡白虎細部。/圖片來源:邵璦婷攝

 

江燕雪並不滿足於自學的成就,還挑戰了台灣少見的髮繡,從附近的美容院收集頭髮,女兒的頭髮也捐出來,就這樣清洗、分類,剪去分岔的部分,用報紙包起來,還用除濕機以防頭髮發霉。

 

雖然收集到的頭髮只有一種顏色,而且數量不多,沒辦法繡滿整幅,她就以長短粗細不一的頭髮亂針虛繡,用很多的留白繡出一隻白虎。看著成品,完美主藝的她仍在檢討:「看起來比例不對。」

 

髮繡白虎。/圖片來源:江燕雪提供

 

多「針」齊下 待學生寬厚

 

相較於要求自己的吹毛求疵,江燕雪對學生反而寬厚,能繡完一幅就不錯了,若是在工作室繡太晚還會煮飯請大家吃,唯一的要求是不能繡「打底的」,因為打底布在刺繡前就塗滿色塊,看不清自己繡得疏密,而且容易依賴,「這樣會盲繡。」

 

 

江燕雪的教學原則很簡單:不能繡打底、不花費太多金錢、只要有心學她能教就教。「有人要學我就教他,沒想太多。」除了私下向她學習的人,江燕雪也在國中授課,為了引起學習興趣,用立體繡作耳環,不想讓學生花太多錢,繡線、用具都選用台灣製品。江燕雪認為,即使學生現在不知道為什麼而學,「只要有記憶,出了社會想做都能做。」

 

江燕雪示範立體繡的纏繞技法。/圖片來源:顏麗家攝

 

「老了就不能做,所以要現在趕快繡。」

 

隱身在保安工業區裡的刺繡家不藏私,不自傲,能教就教,能學就學到老,十幾年來持續精進自己,現在繡的是打子繡的孫悟空,未來想要繡好小幅的人物像。

 

窗外的機械噪音轟隆隆響,江燕雪仍慢條斯理地一針接著一針,將時光繡上布,細細地賦予作品生命,「七十歲可能就不能繡了,所以要現在趕快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