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繡莊轉型文創商店 讓神明不僅「穿得對」也「穿得好看」

分享文章

編碼:00053
文化:刺繡
文/王亦信 圖/王亦信
責任編輯/邵璦婷

 

 

時間倒退回六十年前的嘉義縣朴子市,土地貧瘠不易農耕,清苦的生活,卻練就了朴子婦女一雙刺繡巧手。婦人從事女工補貼家用,而年輕的少女則是為了自己嫁妝而繡,一針一線不敢疏忽,為了覓得如意郎君。

 

也因此,朴子的繡品廣為流傳,尤其是開元路一帶被譽為「刺繡街」,處處是八仙彩、大紅喜帳、繡線花……街上洋溢著喜氣和熱鬧,因為繡工好賺錢,繡莊接二連三的開了二十多家,這其中就包括周國欽所創立的繡行,以販售神明衣為人熟知。

 

但這些手工的刺繡並未跟上時光匆匆的腳步,電腦與機器的出現,讓手工刺繡開始沒落,漸漸有繡莊收起來不再營業。遍野哀鴻中,唯獨周家的繡行屹立不倒,並不斷擴大規模,第三代轉型為「神斧」創意精品刺繡後,仍繼續把繡莊的好手藝傳承著。

 

三代人一脈相傳 不斷轉型突破常規

 

追溯「神斧」的淵源,要從第一代傳人周國欽說起。周國欽的父親叫周雪峰,是日治時代相當知名的寺廟彩繪師兼雕刻師;1966年,周國欽開了第一家店「國欽工藝社」,騎著機車在台灣到處推廣各類宗教繡品。

 

精緻的神明衣,傳承三代人的好手藝。/王亦信攝

 

1979年的時候,周國欽的兒子周至雲成為第二代傳人,將工藝社擴大規模為「鑫得行」工廠。精緻的繡工,搶下台灣廟宇八仙彩、神明衣等宗教刺繡市場的龍頭地位。

 

好景不常,在受到對岸低價工廠產品的衝擊後,笫三代的周家三兄弟,決定要把家族企業轉型成「神斧創意精品刺繡」。他們讓傳統刺繡結合了現代化的新元素,不止是製作神明衣,還產出各式創意吊飾、公仔、小神衣、小繡花鞋等周邊商品,成功幫家族企業轉型,也大大提升年輕人的接受度。

 

第三代傳人周煥智目前擔任神斧在新莊的店面——「神明的店」店長,在他主導下,神明的店主打價位較高的創意刺繡,走上藝術精品路線。不少明星藝人的秀服也是請他們量身訂製,連外國人也來台訂製手工刺繡。甚至電影《陣頭》還找上門,要他們設計出三太子公仔娃娃和傳統鼓午睡枕頭。

 第三代傳人周煥智目前擔任神斧在新莊的店面——「神明的店」店長,在他主導下,神明的店主打價位較高的創意刺繡,走上藝術精品路線。/王亦信攝

 

神明衣大有玄機 顏色搭配有考究

 

今年三十多歲的周煥智,是周家刺繡工坊的第三代傳人,他的父親周至雲娶了在自家工廠刺繡的女孩闕淑美。從小,周煥智就是在繡線布匹堆裡長大的,在工廠女工的飛針走線中,他學會了做神明衣的眉眉角角。

 

「做神明衣的第一個階段是畫圖稿」周煥智說,尺寸要先量好,然後再設計每個元素。底稿完成後就開始捏棉花,把底稿該做立體的部分捏成立體,然後再去配色,再交由工廠的女工繡製,「捏、縫、拉、繡,複雜的神明衣,至少要花上五百個小時才能完成。」

 

至於神明衣上的元素,最開始時,因曾祖父周雪峰是畫廟宇彩繪的大師,採用的許多元素都是從廟宇彩繪中抓取。但過去舊時代,人們並沒有做歷史考證,只是隨意地搭配顏色的圖案,又因為礙於生產條件,這些神明衣全都單衣生產,各家廟宇也都是隨便幫神明穿。

 

到了周煥智這代,他和兄弟查找許多歷史資料,發現神明是有等級之分的,等級不同,顏色、配件亦很有考究,例如媽祖有專屬的頭盔和寶衣、關聖帝所戴的頭冠是天公帽,中壇元帥則是戴太子盔。

 

每一個神明,都有獨特的神明衣穿法/王亦信攝

 

曾經有一對母女找到周煥智,跟他訴苦最近家中運勢不濟,而且神明托夢跟他們說自己身上衣服穿錯了。見到這三尊神像後,周煥智發現祂們身上的衣服彼此錯置,配件也不對,在糾正過來後,這家人的運勢就慢慢好起來了。

 

周煥智尋思大家穿錯神明衣的原因,發現很多情況下是因佛具店急著想賣出神像,對神明衣服毫不講究,導致兜售時顏色、尺寸不合身,再加上一般民眾沒有辨別能力,才稀里糊塗的把穿錯衣服的神明買回去。

 

因此在販售神明衣時,他也會教導顧客如何辨別神像的衣服對不對。為了讓神明不只是「穿得對」、還要「穿得好看」,他也在傳統神明衣中加入巧思,像是加上水鑽或蕾絲的元素。在他主導下,刺繡更趨向高端精緻化,經由繁複的手工製作流程,將一套套獨樹一幟的衣裝交到客戶手中。

 

走上文創道路 刺繡文化名揚海外

 

周家前兩代都只做普通神明衣,到了第三代,三兄弟大膽創新,走上文創商品的道路。周煥智的弟弟周讓廷說,刺繡不只要有傳統,還要結合創意才能繼續活下去,因此他們積極開發創意吊飾及神明公仔等周邊商品。

 

不負他們的努力,這些文創商品在市面上大受歡迎,電影《陣頭》拍攝時,周家用三太子的形象做出一系列的周邊商品,甚至還有縮小版的小神衣,內裡縫製了放置香火袋的夾層,造型漂亮又能安定心神,不僅繼承傳統,還與時俱進。

 

 

神明的店不再只做神明衣,還專注開發周邊商品/王亦信攝

 

在台灣打響知名度後,神明的店還將產品遠銷海外,甚至有官員把他們家的刺繡送給外賓當禮物。儘管名聲打得響亮,周煥智仍然擔心刺繡工藝沒落,畢竟做刺繡既耗時又傷眼睛,學校也很少有專門的科系在推廣。他說,目前嘉義的工廠與學校發展建教合作,希望這個技藝不會後繼無人。「刺繡就是一種文化」,周煥智說,而他們也努力著,希望能夠讓更多人看到這些從最樸實的雙手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瑰麗圖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