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在時間裡的輝煌 桃園東門市場

分享文章

編碼:00015
單位:桃園市東門市場
文化:建築古蹟
文/王亭穎

 

民國一百年七月十七日凌晨一點多,位於桃園市的東門市場發生火警,火勢猛烈延燒,附近住戶半夜倉皇逃生,警消趕到場後,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將火勢撲滅。這把深夜的無名火燒毀了二十三戶民宅、攤位,也燒出土地所有權爭議,以及更多人深入了解、守護歷史記憶的心。

 


桃園市東門市場。(張旻諺攝,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自費興建變公有地 走過半世紀

 

位於桃園市春日路旁的東門市場,從民國四十八年開始營運,之後的二三十年曾經是桃園地區最大的市場,從早餐到消夜、生鮮食材到生活用品,林林總總一共一百零九個攤位,照顧著附近的居民一起走過了將近五十年。後來,老攤商們漸漸凋零,小孩子也長大了,但東門市場始終是在地居民的集體記憶。

 

民國四十八年,地主林書亨相邀集資,與東門市場第一代攤商約定「自費興建攤位」,用類似「預售屋」的方式,先簽約、後蓋屋。這份自費興建的契約因為多年前淹了場大水,全部攤商中只留下唯一泛黃的一張。這份契約中載明,攤位由林書亨地主負責設計與興建,費用則由攤商負擔。

 

東門市場第一代攤商與當時地主的「自費興建攤位」契約影本。
(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攤商們認為自己出了錢,建物就是屬於他們的,地方代表會也就讓攤商們在市場內做生意並居住。孰料在民國五十二年,林書亨地主過世後,將土地捐贈給市公所,一夕之間,攤商們自費興建的市場變成了公有地。在土地所有權與地上權沒有劃分清楚的情況下,當地居民與市公所協議簽約,以四年一簽為固定型式,每月繳交近千元的清潔費、管理費與房租給市公所,這一繳就繳了將近五十年。

 

 

都市更新政策 帶來不平等條款

 

民國九十八年,桃園市公所推動都市更新計畫政策之際,決定改變簽約模式為一年一簽並擬定新約,內容包括都更政策下,東門市場的拆遷及後續安置措施等。當地居民表示,新約並不是由雙方合擬,而是由官方擬定的定型化契約,有許多不平等條款,其中一項甚至明定「本市場因應都市計畫更新案經桃園縣政府完成招商作業時,應無條件終止契約。」當時有許多居民不願意簽約,卻被自治會幹部與相關單位人士以租地權利為理由說服,就此簽下了近似賣身契的條約,形同放棄身為居民的權利。

 

民國九十九年,廠商確定在都更案中得標,但是居民認為其過程與內容是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由自治會中少數與地方政客關係友好的幹部去跟市公所接洽,沒有顧及全體攤商的權益,在多次抗議後仍不見改善,因此攤商們開始組織「東門市場自救會」。

 

 

深夜大火 燒出利益對立輪廓

 

民國一百年七月的一把猛火,將原本就蕭條落寞的東門市場,燒成一片廢墟。警消初步判定為人為縱火,也有居民表示有聽到爭吵聲,但事後民眾數次要求政府提供火場鑑定的結果,均沒有下落。不過,在租約七月底到期這樣敏感的時間點發生火災,不僅給了政府更大的拆除動機,也讓攤商、居民、自治會幹部及官方的利益結構更加明顯。

 

桃園市公所在火災一周後行文給所有攤商,以「建物老舊」及「火災毀損」為由表示不再續約,且十月三十一日前應「無條件拆除並回復原狀」,否則將「依法強制執行」,三年前提的拆遷及安置計畫形同跳票。

 

遭到火吻過後的桃園市東門市場內部。(黃駿挺攝,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到了十月,東門市場已經斷水斷電,居民開始意識到拆遷已經迫在眉睫,如果再沒有更大的行動,將無法挽回。同年年底,法院開始強制拆遷,在東門市場內以打字維生的五十九歲劉姓小兒麻痺婦女為抗議居住權益受到侵犯而喝藥自殺,送醫後獲救。此事件引發社會大眾及媒體關注,但卻沒有任何桃園民意代表介入發聲,直到新北市民意代表呼籲桃園市公所「先安置、後拆遷」,政府同意緩拆三個月。

 

 

學子居民合作 以藝術宣示權益

 

緩拆期結束後,官方仍然沒有提出安置方案,且在一百零一年七月又決定要強制拆遷東門市場。桃園在地的學生組成「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從清理東門市場的廢墟開始,規劃一系列包括裝置藝術、展覽、工作坊、攝影作品蒐集等藝文活動,並與當地居民合作拍攝《桃園東門市場反迫遷及其藝術行動》紀錄片,甚至畫好了之後將東門市場改建成文藝市集的平面設計圖。

 

學生們積極策劃藝文活動。(蔡奕勳攝,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當年的七月到八月間,學生們成功舉辦了鐵捲門彩繪活動及裝置藝術展覽,然而,在八月二十五日的廢墟攝影工作坊當天,警方應市公所指示前來,將東門市場以「火災危樓」的名義用警戒線封鎖,禁止民眾進入封鎖線內活動,並且提出「集會遊行法」表示學生們在市公所土地上的活動不具正當性。

 

即使實體活動被迫停止,學生們仍然利用虛擬空間,將攝影展在網路上登出,甚至創辦有關桃園在地藝文活動的《小桃花文創報》,發放至桃園各咖啡館及網路平台,企盼能引發大眾關注,讓東門市場不致消失在桃園市民的記憶中。

 

但這一封鎖,轉眼又是兩年過去,都更案胎死腹中,政府沒有進一步動作,抗爭活動也漸漸平息。

 

民國一百零一年底,封鎖線、水泥塊、圍籬等陸續出現,也封住了政府和民眾溝通的可能性。
(蔡奕勳攝
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新市府快刀斬亂麻 東門市場只留記憶中

 

民國一百零三年底,桃園升格為直轄市,新官上任。新市府透過經濟發展局、桃園區公所,與既有的攤商自治會及東門市場自救會協調對話,在拆除重建、舊攤商優先進駐權利等方面取得共識,並在民國一百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辦理拆除作業,先規劃為臨時停車場,後續再改建成多功能市場,其中臨時停車場已於當年七月完工。

 

走過半世紀的東門市場已被拆除,等著以新風貌重見世人。(取自桃園市桃園區公所網站)

 

曾經是桃園市最老、最繁盛的市場,如今東門市場跨越了半世紀的紛紛擾擾,將以另一種型態,繼續守護著桃園市民。而學生與攤商們從前的抗爭行動,看似是注定消失在時間裡的、無力回天的掙扎,但是他們守護土地的赤誠就像劃破黑夜的燦爛流星,提醒著你我,莫忘自己的根,莫忘,身處殘垣斷壁的自己,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陽光穿透了燒毀的房屋,灑進記憶中的東門市場。(蔡奕勳攝,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從前的抗爭行動已經在時間裡,刻下了人們永不或忘的輝煌。(陳宏文攝,取自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參考資料:

 

桃園市區公所公告

東門菜市場-藝文基地

小桃花-桃園在地生活文創報。Vol. 1東門市場特刊。桃園市:小桃花文創,民101。

葉兵。台灣志願者挺弱勢居民抗強拆。香港:美國之音,民101。

西蓮音像中心。桃園東門市場反迫遷及其藝術行動。新北市:西蓮淨苑,民101。

新北市消防設備士公會秘書室。桃園市東門市場疑遭縱火 波及32戶。新北市:消防新聞,國內新聞,民100。

 

 

 

分享到